某地方下雨把破烟囱底下冲出来一道深沟

 
  一提到儿子,瓜爷马上想起来了什么,他把帽子戴上说:“啊!不吃亏,可我六亲不认!别提这些了,你们还要不要这些瓜了?不要我就给别人啦,我还有不少事儿没办呢,没闲工夫和你俩磨牙,……”
  “要要要!这老头,来倔劲儿了,以前也不这样啊?……”两个瓜贩子赶紧装车,又开始和瓜爷讨价还价,瓜爷着急处理罢园瓜,这一次没多计较。
  夜里,老屋窗外的月光,贼亮贼亮的刺眼睛。不知谁家的母猫,跑到了屋顶上,不是叫春的季节也嗷嗷的叫,叫得瘆人。
  瓜爷一宿没睡好觉,一袋接一袋的抽着旱烟,奇怪的是,他咕嘟咕嘟的吸着烟,竟然不咳嗽!倒是把瓜崽呛得揉着眼睛坐了起来,咳咳!他咳嗽两声,伸手把爷爷的烟袋抢了过来,说:“爷呀,你咳嗽刚好,就别抽烟了,这‘蛤蟆赖’烟太呛人了。你不是说,天亮要去看爸吗?再睡一会儿吧,……”
  爷爷打着唉声,翻了个身。瓜崽起来要下地出去尿尿,他打了个哆嗦,不想出去了,要在厨房灶坑里撒。
  爷爷坐起来,不耐烦的说:“去烟囱根儿底下尿吧!大飚月亮的,怕啥?”
  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,急忙穿上衣服,下地把破棉袄披着瓜崽身上,说:“走,我也跟你出去尿尿去!”
  爷爷推开老屋吱呀响的大门,五更的月光射了进来,贼亮贼亮的,晃得瓜崽睁不开眼。爷爷去院门外左右看看,返回来在门后拿一把铁锹递给瓜崽,瓜崽小声问:“干嘛?”
  爷爷没回答,咳嗽一声,自己拎起一把镐,弯着老腰,拉着瓜崽费劲的迈出门槛,直奔房山头那半截烟囱。
爷爷让瓜崽去旁边的老树下尿尿,自己往手心里吐口唾沫,举起了镐。
  “爷爷,你先别动!等等!”瓜崽一边撒尿一边喊,他尿完尿嘚瑟一下,打了个哆嗦,指了指烟囱:“不能挖,这半截也要倒!”
  瓜爷放下镐头,抬头一看:哎呀!可不是咋地!头些日子下雨把破烟囱底下冲出来一道深沟,地基都下沉了,剩下大半截烟囱也有马上要倒的危险。
  瓜崽提着裤子跑过来,站在比他高一倍的半截烟囱下,系上裤腰带朝上看看,避开烟囱要倒的方向,然后上前蹲下来把胳膊伸进烟灰洞里,一块一块的往出掏东西,“爷爷,你看,是我发现的,……”
  瓜爷也蹲下拿起来一块看:啊!瓦当。
  瓜崽撅着腚,掏出来二十多块儿,爷爷小心的把瓦当放在土篮子里,拿到井沿上,打一桶水进行清洗。鼓捣完天都快亮了。

上一篇:管辖区内的残破关帝庙修缮一新

下一篇:夹着破包又转悠到院子里的老树下